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 本文首发于Chicology公众号,欢迎关注我们。点击文末“了解更多”真的可以了解更多哦。

/

今年年初的时候,简中互联网突然横空出现了一个叫宋智雅的奇女子,在短短几天之内霸占了所有你能想到的社交媒体。除了她自己账号的营销之外,她火速吸引的几百万粉丝,从她的性格到穿衣品味,把她全部神化了个遍。在那段时间,宋智雅这三个字基本上可以代表东亚人对一个完美Z世代女性的想象,白富美、纯欲、敢说敢做,在她出名的那个恋爱综艺里,她“撩一个成一个”的名场面cut被拿出来作为恋爱圣经,而且这种崇拜到了不分男女的地步。

/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当然这种火速造神的戏码在简中区也不是什么多新鲜的事,整件事情最吊诡的地方在于,短短的几天之内,宋智雅因为一个小小的事情,凉了,从天灵盖凉到脚底板。本人出面道歉,所有的账号都停止运营,曾经夸她的大多数反水回踩,从全民xp到绿茶做作女,有时候只要几天。这个速度快到一些2g网冲浪选手还没有听说过她,已经只能看到那些被反复鞭尸的视频切片。总之她是凉是火都让人看不懂,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啊?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一切的一切,就因为她穿了一件Dior老花“假货”抹胸。

(害,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她吸毒了呢)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价值160的抹胸(后证实为韩国独立品牌,Dior没有出过类似款),牵扯出了她其他的“假货”,包括她的金珍妮同款背心和香奈儿包包,这直接招来铺天盖地的骂声,毁掉了她在互联网一切捞金的可能性。上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还是三年前翟博士的惊世一问。可问题是,这个时候怎么就没有人跳出来说,这是bootleg呢?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这件抹胸来自韩国品牌Sweetglam

bootleg本来就是对流行文化进行反抗的一种私制文化,放在顶流艺术家或设计师身上,就能被原品牌鼓励、邀请合作,还能引起更大的名人崇拜效应。放在小网红身上,就只能惹来一身骚。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消失的网红宋智雅

Bootleg

一直以来都具有争议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艺术家”AVA NIRUI的Bootleg作品

Bootleg直译成中文就是靴子腿,最开始使用这个词语是因为美国禁酒令期间,大家都把威士忌藏在靴子里,掩人耳目,之后延伸出来的意思只非法发行和贩售出版物。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Dapper Dan

在音乐圈,bootleg指的是“尚未发行的录音以及未向原版权所有人取得授权,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进行的Remix”。虽然大多数remix也都是没有版权的,remixer们也不愿意将自己的作品标注为bootleg。第一张bootleg专辑发行与1969年,出自鲍勃迪伦,狂卖了35万张。当时《滚石》杂志对这个事件的评价是 "这可能是娱乐事业第一桩真正的喜剧"。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鲍勃迪伦的bootleg专辑

这张专辑发行背后的故事比较复杂,如果你对这件事情有兴趣可以搜索一下鲍勃迪伦的“地下室录音带”。 2014年,最终发行的 The Bootleg Series Vol. 11: The Basement Tapes Complete 中包含了100 余首鲍勃迪伦在1967年六月至十月的的录音作品,其中大部分的歌曲为翻唱。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The Bootleg Series Vol. 11: The Basement Tapes Complete专辑封面

鲍勃迪伦之后,越来越多的靴子腿专辑在市面上开始发行,由于势头猖獗,包括许多国家甚至还为此出台了法律管制,直到今天,大多数国家也不允许出售bootleg专辑,以保护原创者的权益。但是包括鲍勃迪伦在內的一些音乐人并没有反对靴腿专辑这种形式,比如Grateful Dead公开声明允许歌迷现场录制,并出售相关专辑。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允许录制的现场

况且,在版权问题乱七八糟的简中和繁中区,Bootleg有时候是唯一能够成功复刻经典专辑的途径。小虎队张雨生的专辑复刻计划,都因为原公司被收购,导致版权问题得不到解决而被迫搁浅。1990年,北京首都体育馆举行的中国大陆第一场大型摇滚乐演出“90现代音乐会”,也因为缺少音像资料而成为了只能口口相传的神话,摇滚爱好者只能靠购买bootleg来怀旧。官方没有,粉丝只能自制,靴腿专辑成为了一种很尴尬的灰色存在。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这几年Bootleg的概念蔓延到时尚圈,而且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架势。在过去,对于时尚品牌来说自己的logo高于一切,是所有部位中最神圣不可侵犯的。比如当年SupremeLouis Vuitton的Logo做了一番Bootleg的处理印在滑板上,还被Louis Vuitton告上法庭。但随着街头文化,恶搞文化,渐渐发起对时尚殿堂的攻击之后,一切都变了。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2010年被告的bootleg滑板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2017年联名系列的滑板

在当下的时尚文化中,Bootleg是对某一元素最直接的引用,是大声告诉消费者“我抄了”。但时尚文化是这样为这种“抄袭”洗白的:这种“抄袭”本身不能因为利益,不是因为你羡慕人家卖得好才做“假货”,而是一种经过自己的思考,想要展现的一种全新的叙事。意思就是不能为了钱而“抄”,但有思想的“抄”,有背景的“抄”,有文化的“抄”可以成为创意的再造,是Bootleg的典范。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倒勾教父Menthol的Bootleg鞋款

比如Dapper Dan,做了一辈子“假货”,是为了钱吗?当然是。但他的“假货”设计中没有巧思吗?当然也有。你以为Dapper Dan做的Bootleg便宜吗?那就大错特错了,某些款式的售价直逼一线奢侈品大牌。当Bootleg还没有被主流时尚文化承认的时候,其实这些时尚“编外人员”一直都在创作更加“接地气”的设计。或者我们也可以说时尚Bootleg成风也是时尚民主化的一项重要步骤?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Dapper Dan著名Bootleg作品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Dapper Dan X Gucci合作系列

再比如Gucci和BalenciagaFendiVersace的合作系列,难道不是各种大牌亲自下场做Bootleg的实践吗?当你在Gucci的秀场上看到Balenciaga的logo,难道没想过这是Gucci在“抄袭”吗?不曾动摇你对Gucci这个品牌真实性的感知吗?这个系列两个品牌之间大大方方称其为“黑客计划”,其实说到底也就是Bootleg文化。看到别人做得不错,Fendi和Versace在新一季马上跟上,希望在年轻市场中打出一片天地。用这种带有一点恶搞,带有一点幽默的街头方式,来完成品牌年轻化的愿望。Bootleg也许可以为某些被遗忘的品牌带来翻身的机会也不一定,Bootleg万岁!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这是Gucci还是Balenciaga?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这到底又是什么?

只是随之而来的问题多多,关于版权,关于抄袭的界定。如果Bootleg这么伟大,Zara算什么?难道Zara所有的抄袭都是没有动过脑子的吗?显然也不是,虽然称不上文化上的致敬,但Zara的抄袭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诠释某些设计,不也很好吗?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2022年Zara Studio系列广告,Bootleg到Tim Walker头上了?

另外这两年在时尚圈,除了Bootleg的概念蒸蒸日上以外,曾经被Martin Margiela玩过几百次的remake概念也开始重新走红。本来作为当今最主流的设计师Demna Gvasalia就有Masion Martin Margiela的工作背景,将当初这个概念再次带向了风口浪尖。只是remake听起来比Bootleg更加朴实一点,但同样是一个充满了辩证关系的有趣概念。等下一次吧,再来写remake的前世今生。

简中互联网粪坑(简中互联网已死)

text:卢笛、白八

graphic:Doreen

produced by Chicology

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允许请勿擅转至他处,

如需转载/合作请联系我们:

crywine@163.com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8power.com/7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