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卡盟代网刷南昌市,qq卡盟代网刷下载?

文/梁炳青

车行驶在云贵高原上。对一直生活在四川盆地,习惯于仰头望天、抬头看山的我来说,初上高原的感觉是奇妙的:车像始终在皮球上行驶。我在天底下,在最高处,与低矮的天空近距离对话,却视野寥廓,神思飞扬。

那些路边、地里、山下的房屋,一般都不高。即使是昆明,真正的高楼大厦也少。它们把天空还给天空,不像其他城市的建筑,一副刺破青天的模样,争着去分割天空。

奇怪的是云南的天气, 雨说来就来,说去就去。我们在滇池边吃过午饭后往大理方向赶,刚上车,雨就来了。也就几分钟吧,车还没出城呢,雨住了。车上的人正高兴,但高兴得有些过早,雨又来了,还有点声势浩大的样子,从还来不及关的车窗里飘进来。大家正在埋怨着,慌着摇上窗玻璃,那雨却是虚张声势。上午游西山时,亦如是。真真的是“云南十八怪,东边下雨西边晒”。

云南,云南,彩云之南。真正让人惊叹的是云。

车过楚雄,阳光像一只巨大的角灯,“刷”地照亮整个天幕。在高原,最宝贵的是阳光。天空像湖水一样蓝,天成了浩淼的湖。那一朵又一朵怒放的云,纤尘不染,自由地摇曳在湖里,如牡丹,一簇拥一簇;似菊花,一团接一团;像白莲,一枝挨一枝。

有时,那云就在前面的山上,就在头顶上,就在窗外的不远处,看似要向我们的车撞来,却又调皮地躲来闪去,与我们擦肩而过。情不自禁地摇开车窗,冲动地想摘下一朵。流云,流云,指尖上的流云,那云是留不住的。

那是一场云的聚会,一场白云的聚会。那是一种纯粹而明净的白,像金花、阿朋的头巾,在湖里漂洗过一般。是的,这是金花、阿朋们衣着盛装,赶“三月街”或是“掐新娘”来了。

忽然,一大堆云又拥挤在我们头上,把太阳围住,像新娘子娇羞和新郎俊朗的脸。大概是被那些调皮的伴娘伴郎们掐重了吧,新娘的眼泪终于被幸福地掐了出来,淋在我们车上。一会儿,转嗔为喜,没事一般,又是一脸的灿烂。

云是山的精灵,山是云的魂魄。有时候,云把山巅遮住了,山只露出大半的峥嵘;有时候,有的云散成几绺,绕在山上,有时又合成几团。它们在山上一路逶迤,嬉戏着,玩耍着,快乐地唱着云之歌。有时,那些低低的云恰恰遮挡住了太过柔软的阳光,在山上投下斑驳的阴影,像给山穿上了迷彩服。

这是山的呼吸,云收云散,云升云降;这是自然的精灵,是率性而自由的生命。

【作者简介】

梁炳青,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长宁县作协副主席。作品散见于《十月》《四川文学》《青年作家》《散文百家》《奔流》《草原》《黄河文学》《星火》等纯文学刊物。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出版有散文集《后窗》。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8power.com/5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