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荷花烟多少钱粗(一条荷花烟多少钱细)

热闹的七步坡村

中秋节过后,秋收就正式开始了。霍建华大女儿豪华的婚礼成了农忙时村民们议论的话题。霍苏两家在村子里争夺村干部多年对峙的情况,随着霍红梅嫁给苏玉福外甥的儿子王伟表面上看有所缓和。其实那是老谋深算的苏玉福放的烟雾弹。

霍苏两家几十年的恩怨,不是一桩联姻就能和解得了的。如今生米煮成熟饭,是时候报当年选举时的一箭之仇了。按照本意这次换届苏玉福是要把侄子推到村主任位置,把一直效忠了他多年的王秋红推选到监委主任位置,文书让他的一个本家中专毕业在家待业的孙子来接替。随着村上干部薪酬的不断上涨,谁都盯着村里的哪几个位置,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呢。

马尚武和郭晓军谈完话没多久,就从苏水清那里侧面打听了一下孙建堂的背景。翻过年都已经50出头的孙建堂,是半路上杀出的程咬金,打乱了他的计划。

苏水清告诉马尚武:孙建堂有个小舅子是莲花村人,早几年庙书念得好,考取了省里一个财经学校,又攀了班上一个省领导的姑娘,毕业后进入了省里一盒要核部门,和省领导的姑娘结婚后,在岳父的关照下如今已是正县级干部。去年被派到塔山县负责省上一个投资几百亿的重大水利工程项目,实权在握。看到姐夫孙建堂上了年龄外出打工的辛苦,于是就在一次县政府领导宴请他的饭局上,向县长和书记提出了在本村给孙建堂一个拿工资的村干部干干的要求。小事一桩,为了搞好和省上领导的关系,县领导当场就给种田乡书记安排了此事,还要求当做一件政治任务完成。

对于孙建堂马尚武多少还是有了解的,二组选组长的时候是他主持的,能够感觉到村民对孙建堂的拥护有一半是他有个在省里当领导小舅子的权势。毕竟孙建堂的儿子上了个三流的民办大学,一毕业就被舅舅安排到了省属大型企业成为正式职工。留在农村的人要么是被时代耽搁了的,要么就是学习不好没念多少书的。孙建堂属于前者,脑子聪明,有手腕,经常是庄子上矛盾的制造者,但他不出面,却在背后指示别人挑事端,然后坐山观虎斗。二十来户的村民小组潜伏的矛盾一点不亚于一个村。他的三姐夫祁连贵在村里人口最大的一组当小组长十多年,和苏水清是死党,去年力荐孙建堂当上也当上了小组长,每年享受九千块钱的小组长报酬。得到实惠的孙建堂,看到村干部每年有将近两万元的工资,还有灰色收入后就蠢蠢欲动,正好小舅子又来到县里负责大型工程施工,和县领导熟悉。就让妻子郝兰芳在丈母娘那里吹风。

拿不准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的马尚武亲自登门向苏玉福家请教。

“姨夫,你看这事该咋弄?”

“孙建堂必须用,咱们没有啥背景,得罪不起上面。”

“让水清干村主任,孙建堂接替监委会,把惹人的事让他去干,秋红继续干文书吧。”

听完苏玉福的话,马尚武原本打算让苟小利接替苏水清的打算也再没有提。

“姨夫,您的这个主意好,我给郭书记汇报。”说着又递给了苏玉福一根荷花烟。在烟雾缭绕的屋子里,七步坡村新老书记敲定了下一届村干部的人选。苟小利暂时作为备选村干部,马尚武找机会一定让他成为自己的得力干将。

(未完待续)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8power.com/2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