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阅读免费阅读,万古神帝网页阅读?

本文非原创,转载于作者飞天鱼的小说万古神帝,仅供网友个人免费阅读,无任何营利性目的!

日暑在天人书院开启。

张若尘花费七百年时间,顺利在玄胎中凝聚出十团阳属性道光,排列玄妙,规律运行,正式踏入不灭无量中期。

十团阳属性道光蕴含的炽热能量,不只是五团阳属性道光一倍那么简单,有量变,亦有质变。

每每调动神气,都如岩浆在经脉中流淌,灼烧而疼痛。

以他如今强大的肉身,尚且如此,可见体内神气的霸道。只凭神气,就能对不灭无量巅峰之下的修士造成威胁,如同神火天焰。

幸好有五彩琉璃罩护住玄胎,倒也不用担心焚身而亡。

在这股阳属性力量的反复淬炼下,肉身只会越来越强。张若尘有信心,随着时间推移,终有一天自己能够适应突增能量带来的不适应感。

这就是巩固修为境界的过程!

张若尘睁开那双仿佛沉睡了亿万年的双目,身下是浓密且明亮的时间印记光海,空间中,无数时间规则在流动。

日暑坐落在十丈开外。

禅冰和千骨女帝,似左右护法一般,盘坐在日暑两侧。正是有她们这些年的帮助,日暑才能支撑不灭无量初期境界的张若尘修炼,虽过去七百年,外界也才过去两年而已。

这是她们全力以赴帮助,为张若尘争来的时间。

张若尘默默记在心中。

感应到张若尘的苏醒,禅冰和千骨女帝睁开双目,站起身来。

"竟真的这么容易就破境了?”

禅冰在张若尘身上感应到不一样的气息,很是不可思议的道:"当年,我从不灭无量初期修至不灭无量中期,可是花费了一个元会的时间。”

张若尘道:"这些年,多谢二位了!”

"以我们的交情,提谢字就太见外了!"千骨女帝自有一股洒脱豪迈,眼波潋艳却藏锋,不输天下任何男儿。

张若尘取出一枚天尊兰神丹,递过去,笑道:"女帝知道的,我从不欠人情。别推拒,这枚神丹不是白给的,我赠不灭无量的花影轻蝉,将来还得靠你坐镇一方。”

千骨女帝绝非矫情之辈,收下神丹,大步流星而去,走出这片时间领域:"放心,不会让你独领风骚的,本帝很快就会登临不灭。”

禅冰盯着张若尘,道:"帝尘算不算欠我人情呢?”

张若尘道:"禅冰姑娘想要什么?"

"我喜欢你这个称呼,比冰祖听着还要舒服。"禅冰道:"就天尊兰神丹吧!”

张若尘苦笑,天尊兰神丹可不多,送一枚少一枚。今后,随着此丹的消息传出去,多少人会找上门?

便是他身边的那些妻子、未婚妻、红颜知己,就已经不够分了。

更何况还有血后、冥王、池昆仑、张红尘、青菁....等等,这些天资绝顶的亲人、子女、弟子,将来可能都会用上。

也有月神之类喜欢不讲道理强行索要的修士。

张若尘道:"禅冰姑娘已经是不灭无量,天尊兰神丹对你没有作用。不如……

"我打算讨要回去,留给绝妙。她是白衣谷下一代最有潜力的修士,代表白衣谷的未来。"禅冰道。

修辰天神从日暑中飞出,道:"我也要!你都已经不灭无量中期,本神也该冲击不灭无量。”

"没你什么事,瞎凑什么热闹。你一个元会前就大自在无量巅峰了,这些年,没少在你身上花精力,破不了不灭无量,吞服什么神丹都没用。”

张若尘取出一枚天尊兰神丹,交给禅冰,然后,身形挪移,消失在这片时间领域中。

元笙等在外面,这两年一直在疗养神魂。

"父亲!”

张羽烟从竹林中的碎石小径中走出来,手里提有一﹣只暗红色的食盒。

她双眸清澈明亮,有着她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文静柔弱,走到近处,道:"父亲是推算我来送吃的,所以,提前出关了?”

张若尘盯向那个食盒,道:"这次送的是什么?”

"纳兰姐姐和洛姐姐包的饺子,今天是冬至。天圆无缺不是可以知尽天下事,父亲竟什么都不知?"张羽烟道。

张若尘道:“"知,是决定。不知是选择。知与不知,没有高下之分,精神力修行不仅仅只是在追求知。能控制知和不知,才是心境的进一步提升。”

一旁元笙:"我实在难以理解,这天人书院中的修士,早已达到断绝五谷血腥的境界,为何却偏偏在意一个凡俗世界的节日?更要花费时间,去准备俗食杂餐?意义何在?”

张羽烟反驳道:"人活在凡俗间,就该融入凡俗。残灯大师说,只追求修行的人,修行就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宇宙中最孤独的可怜虫。失去对人生乐趣追求的人,也就不能称为人,就跟路边的草木一般,只需要长大,然后枯死,什么都不剩下。”

"残灯大师才是真正活得通透。"张若尘笑道。

张羽烟极为认真的道:"纳兰姐姐说,我们能够在天人书院安宁的修行、读书、传道,培养一代又一代的儒学童子,能够每逢佳节享受凡人般的欢乐和喜庆,皆是父亲这样的人在负重前行,在外流血拼命,在为我们撑起一片乐土。”

张若尘心中升起一股难明的暖意,从她手中接过食盒,道:"走,我们去看看仙女下凡一般的纳兰姐姐和洛姐姐怎么做厨娘的,到底是什么模样。这等烟火气,我还没有在她们身上见到过。“

冬至日,似乎已经成为天人书院最为重要的节日。竹林中,到处都挂着明黄色的灯笼,是白纸折成,有的提着诗句,有的画着兰竹。

书院很大,占地广阔,有竹林区,有松林区,也有圣树黄杏,绿叶青槐。

还是早上,就已经人满为患,水泄不通,不再有往日的宁静。

从天人书院走出去的儒修和佛修,很多都赶了回来。他们或是纳兰丹青、洛水寒、张羽烟的学生,或是许如来、大司空、二司空的弟子。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最真挚的笑容,有旧友重聚,有恋人相依,有僧侣三五成群论道。

张若尘被卷入这充满生气和喜庆的节日气氛中,心中既是生出对生命的无限热爱,又有一种格格不入的距离感,仿佛自己已经和这个世界脱离了太多年。

或许这就是残灯大师所说的身在凡俗,就不应该脱离凡俗。

太师父当年也说过类似的话。

在这沸腾喧器的节白气氛中,一道熟悉而又清亮的唤声传来:"嘿,这边。”

张若尘知道唤的是自己,转头望去,在炊烟缤综的联排竹舍下,纳兰丹青站在石头堆砌的台阶上,脱去了不可近观衰玩的清丽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资,穿着青衣双袖挽起露出两截雪白的小臂。

身上青衣,尚有着许多面粉的痕迹。

她和张若尘之间,有着许多男男女女的儒修走过。纵然她打扮朴素,那些女修各个争奇斗艳,却依旧如石中碧玉一般引人瞩目。

纳兰丹青的那一声"嘿",与脸颊上洋溢的几乎天真无邪的笑容,让张若尘生出一种无法描述的亲切,将若有的距离都融化。

张若尘提着食盒走过去,笑道:"才女的厨艺与青墨相比如何?"

"吃过,你不就知道了?”

纳兰丹青冲张若尘一笑,回到厨房,继续忙碌。

张若尘跟进去,看见了正在揉面的洛水寒,挑水的二司空,还有各种忙碌穿梭的男男女女。

没有打扰他们,张若尘在角落处,找了一张木桌坐下,打开餐盒,将一碟饺子取出。

饺子还热腾腾的,冒着白烟。

张若尘将一双筷子递向元笙,元笙却摇了摇头。

她对这种凡俗食物没有任何兴趣,更无法理解这些人的喜悦和忙碌。

许如来走过来,接过张若尘手中的筷子,不客气的在对面坐下。

他早已梯度,光头蹭亮,一连吃下三个,问道:"宫南风死了?”

张若尘点了点头。

他知道,在命运神殿,与宫南风关系最好的就是许如来。

"哦,人都是要死的。”

许如来放下筷子,坐直身体,继而,径直离去,如他来的时候那么突然。

张若尘一言不发,吃完碟中饺子,却见纳兰丹青又端上来一碟,坐在了他对面,一言不发的盯着他。

张若尘摸了摸嘴角,不自然的道:"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久久之后,纳兰丹青才问道:"多久走?”

"还有最后一件事,做完就走。"张若尘道。

纳兰丹青瞳中闪过一道黯然,继而笑道:"就知道你有忙不完的大事。”

"但我记着我们的千年之约,只不过很多时候真的身不由己。"张若尘道。

纳兰丹青眼珠子转动了一圈,道:"要不改为万年?或者十万年?”

"你就那么不想见我?"张若尘道。

纳兰丹青道:"我只不过是不想千年之期到的时候,那一年的每一天都在失望中度过。嘻嘻,跟你开玩笑的,我又不是小女孩,我是纳兰丹青。你知道吗,我是神灵埃!”

张若尘紧紧盯着她,她那双含笑的眼眸也看着张若尘,脸颊微微侧着扬起,满不在乎的洒脱模样。

便是站在一旁的元笙,都替他着急。

别人女孩子都已经把话讲得那么明了,他竟然无动于衷?

既然都答应别人千年之约了,为何不再进一步?

"这年头,谁还不是一个神灵?”

外面,传来劫天老气横秋的声音。

下一刻,便见他背着双手,左顾右看的走进来,鼻子还使劲的嗅了嗅,走到大锅边踞脚看了看,道:"二黑子,给老夫来两碗,汤的,香得很,我在九重天宇世界里面都闻到这边的味了!”

劫天一屁股坐到张若尘和纳兰丹青的木桌边,将一枚丹药,丢给纳兰丹青,道:"在九重天宇世界找到的不动明王大尊留下的神丹,服下后,以你的资质,别说大神,神尊机会都很大。“

"我看看始祖留下的神丹,到底采用的是什么炼制之法。”

张若尘对劫天拿出的丹药很不放心,伸手去拿。

"啪!”道:"你堂堂天圆无缺还惦记这个?这丹药是给你的吗?丫头,拿着。”

纳兰丹青瞥向张若尘。

"哎呀,扭扭捏捏,还神灵?”

劫天一道掌风隔空记在纳兰丹青的颈部,继而,丹药如光梭一般,投入她嘴里。

入口即化。

"老家伙,别乱来。"

张若尘豁然起身,眼神透着绝对的严肃。

"我乱来什么?送一枚丹药怎么了,你送出去的还少?论败家,我比得过你?"劫天道。

这时,二司空端来两大碗热腾腾的汤饺,放下后,逃一般的离开。

劫天抽出两根筷子,大口朵颐,边吃边含混的道:"别担心,出不了事,这丹药大补,不过也没有补得那么狠。”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探查纳兰丹青的身体,没有发现异常,这才放心下来。

"老夫境界又突破了,可以调动更多的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

"你知不知道,昆仑界张家祖地发生了怪事,有子孙辈来禀告,说常听见祖地传出古怪的叫声,像狗叫。妈的,希望不要有那个不开眼的跑到始祖家族盗墓。"

劫天自说自话,却没有人理他。

张若尘正陷入极大的矛盾中,自己很清楚应该和纳兰丹青保持适当的距离,才是最好的。自己身边的女子已经太多,也发生了一些他难以控制的事,许多女人他心中都愧疚着。

他不知道,自己自认为的这份距离和美好,是不是太自私。

对敌人,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挥刀。因为他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感情,挥刀和不计后果的拥抱,似乎都是一种错。

外面,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满天祭开始了!”

继而,响起大片欢呼雀跃的声音。

冬至日,在宇宙的每一地,都要举行祭祀大典,以打开连接"神界"的通道,获取神武印记。

天庭也有祭祀大典,往年都是在天河边举行,为整个天庭的新生幼儿求取神武印记。

今年的满天祭,是在天宫举行。

祭祀的力量,可涵盖整个天庭。

本文非原创,转载于作者飞天鱼的小说万古神帝。大家手留余香,读后点赞讨论,谢谢!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8power.com/14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