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发朋友圈的精美句子字母,怀孕发朋友圈创意句子?

医生将检查报告递给我。

我看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身体被穿越女搞得一团乱后,我恢复了身体控制权,但是身体被控制的期间我的记忆全无,我根本不知道她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所以,孩子他爸是谁?

1

“我要打掉!”我毫不犹豫的告诉医生,医生看了下手术排班,说最快也要三天后,也正好让我回去好好考虑下这个孩子的去留。

离开医院之后,我打车回到租住的房子,下车的时候掏出手机扫码,却一直显示余额不足。

东拼西凑好几分钟才勉强付了车费,此时我已经气不打一处来了,回到家中眼前的景象更是让我愤怒。

出租房内值钱的电器家具全部没了,还有我的衣服也全部换成了夜店女郎风,我甚至都找不出任何一件“得体”的衣服。

我辛辛苦苦打工几年存的钱,全部被她花光了,工作也被她辞了,妥妥的“人财两空”!

“所以我连打胎的钱都没有了?”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我,崩溃的跌坐在地上。

我只能将希望放在“孩子爹”身上了,于是我迅速打开微信,想要找对方要钱。

这一看不得了,微信里多几十号男生,从“备胎一号”到“备胎二十五号”,而且还有无数条消息正等待我恢复。

这下我彻底的崩溃了啊。

冷静下来之后,我点开消息准备从聊天记录入手,但是她竟然还有删消息的习惯,之前的记录一个也没保存下来,不过这些“备胎”到是个个都长得还不赖啊。

这让母胎单身的我看得多少有点羡慕。

备胎七号:“今晚上我生日,你可别忘了!”

定位是一个酒吧。

位置还不远,就在这附近,于是我决定去一探究竟。

柜子里不是露腿就是露胸的衣服,勉强找到一件白T却是透的,相比于其他的我已经很满意了。

夜晚如约而至,刚进酒吧就被一个黄毛搂住,直接带着我来到一帮人面前。

“这是我女朋友!”

“可以啊喻少,又换一个。”

“瞎说什么,滚一边去,乔乔将是我喻文最后一任女朋友,因为……”说着喻文单膝下跪,掏出钻戒,满眼期待的看着我。

我看得一愣一愣的。

这是求婚?

旁边的人都在起哄,气氛已经烘托到这了,我有些左右为难,于是便低头靠近他耳边。

“咱们……睡过吗?”

喻文先是一愣,随后摇摇头。

“那不行。”我转身迅速离开酒吧,也给他改了备注。

虽然我现在很穷,那个钻戒看起来也挺大的,但是我也不能这么不地道啊,不能因为没钱就乱把自己给嫁了,还是解决肚子里的东西要紧啊。

回到家后看到容易发来的消息,满屏的哭泣表情包。

现在我也安慰不了他,还是着急解决自己的事情要紧。

将剩下所有备胎的朋友圈翻了个遍,并没有看到有合照之类的,所以真的只是备胎,并没有发展什么关系吧。

我正猜想的时候,微信又收到了一条消息。

备胎三号:有空吧?穿裙子来哦,嘿嘿!

五百转账。

酒店定位。

看到这消息的时候,我震惊了!

这是什么啊!

难不成她还用我的身体去换钱?而且才五百块,是不是太廉价了。

但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说明两人有亲密关系,那说不定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呀?

于是我立即赶过去,如果真的他的,那绝对要他负责啊,那可就不是五百块能解决的事了。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了门口,看着门上写着“剧本杀”几个字,我有点没反应过来。

是这里没错啊,但是这一层楼是玩剧本杀的啊。

“乔乔,你站那干嘛呢?”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走出来,他看起来年纪不大,可能比我还小几岁,唇角还有两个小梨涡,笑起来还挺可爱的。

“不是让你穿裙子吗?算了,那就换一个角色吧,走,进去看剧本。”说着男生自然的搂住我的肩膀往里走。

我有些不自在的推开他,有些懵逼的玩了几个小时的剧本杀,玩完之后才逐渐搞清楚。

我这是来当陪玩的呢,玩一次五百块,之前穿越女拿着我的身体已经接过几次单了。

原来是我想太多了,不过这个弟弟看起来人还不错呢,在他朋友面前也很维护我,还挺暖的呢。

游戏结束之后,弟弟主动送我回去,闲聊间我也知道了他的名字,迅速将微信备注也改了——林宇

又排除一个,这五百块也算是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但是远远不够啊!

怎么办?

当务之急还是挣钱,而且还得挣快钱,我在网上搜了下,去做手术起码也得准备个五六千,现在去找工作实习期三个月工资还低,每个月扣掉生活费可能也所剩无几了。

有什么挣快钱的办法呢?

我忽然将希望寄存在这些“备胎”身上。

喻文看起来就是个公子哥,小奶狗林宇一身的名牌应该也挺有钱的。

但是要我主动开口去借,还是有些尴尬,正想着的时候肚子咕咕叫了,我这才反应过来似乎一整天没吃东西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原因,之前我都特别不喜欢吃酸的食物,今天却突然非常馋酸了。

跑到附近的夜市吃了一碗酸辣粉,还不过瘾,又去了附近的水果店买了一些酸李子,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下雨了,我低着头加快步伐往前走。

“不要跑!”突然人群中一个声音传进我耳朵,我的脚步顿时停住在那。

记忆瞬间被刺激,脑海中闪过一些奇怪的片段。

我在一个房间里,想要跑出去,身后有个男人低吼,快到门口的时候我被他抓住,然后他将我拖拽进房间里……

这奇怪的记忆,就像亲生经历过一样,但此时我的记忆却变得十分混乱,我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我的经历,还是被穿越之后的记忆。

“乔乔?”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顿时我鸡皮疙瘩一阵阵冒起。

这声音,不正是记忆里抓住我那个男人的声音吗?

2

我回过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胳膊已经被用力抓住,眼前是一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子,他眉头紧蹙的看着我。

“跟我走!”男人低沉的声音说道。

“你是谁?你想要干嘛?!”我用力推开他,可我越是挣扎他越是用力。

男人没有吭声,将我朝着路边停放的一辆黑色商务车拽去。

看这景象,我顿时想到了电视剧里的情节,这是要当街绑架吗?

“救命!”

“救命啊!”

我慌忙朝着路人求救

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他怎么敢?!

我的呼救声果然吸引了路人,可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里,他还是将我拖拽到了车边。

“救命啊,我不认识他,我真的不认识他!”我再次大声的呼救,一边用手抵挡住车门。

这次呼救终于有人帮忙了,一对夫妇上前制止:“你放开她,不然我要报警了。”

“报警,快帮我报警!”我眼神发出求救的信号。

男人松开了我的手,漆黑如墨的瞳孔紧盯着我。

而我也不敢在这多做停留,跟夫妇道谢之后急忙跑回去了。

回到家将门紧紧关上,大口的喘着气,刚才的一幕真是把我给吓死了。

那男人到底是谁啊?

为什么我的记忆力有他,我之前和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该死的穿越女,真是把我给害死了!”

尽管此时我心中郁闷至极,可我肚子又饿了,但是我也不敢出去了,好在跟林宇陪玩挣了一些钱,于是我立即点了个外卖。

等外卖的时间,我决定在手机里找找线索。

可照片还是通话记录都干干净净,正当我纳闷的时候,手机收到了消息。

【还要躲着我吗?】

顿时我瞪大瞳孔,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是个陌生号码,该不会是刚才那个男人吧?

尽管心中好奇,可是根本不敢回复啊,想到那男人的眼神就觉得吓人,真怕他顺着网线来找我麻烦。

等到外卖打电话来我都叫他放在门口,在猫眼盯了好久确定门外没人了,才敢去拿。

这些混乱的备胎关系我都还没有搞清楚,现在又多了个奇怪的男人。

“虽然我之前一个男性朋友也没有,但是也不用一下子给我来这么多吧?”我郁闷的撇了一眼手机。

肚子里的“麻烦”还没解决掉,现在又接二连三的给我制造新的麻烦。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悲伤的情绪在内心翻涌,泪水也哗啦了的往下掉。

咚咚。

门铃声忽然响了。

我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嘴巴不发出声音。

现在都已经是深夜了,会是谁来找我?

3

我小心翼翼的凑到猫眼前面看,他帽檐压得很低,我看不清楚他的脸,而他的手还在急促的按着门铃。

这又是谁啊?

见我没开门之后,他转过身拿着手机打电话。

我竖着耳朵听着他讲话。

“老大,她没在家。”

听到这话我心跳戛然而止,眉头紧锁。

这难道还惹上了什么黑老大了?

那男人挂掉电话后准备转身离开,就在此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是刚才发信息来的陌生号码。

我慌忙挂掉关机,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门外的人似乎已经听到了。

他慢慢的朝着门边走来,忽然眼睛对上猫眼,此时我慌得一批,感觉他在瞪我!

就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男人却忽然转身离开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回到沙发上坐着,额头也冒起了阵阵冷汗。

“我靠,她到底是惹了什么人啊?”

想想我之前平静如水的生活,她完全是往我的生活里丢了一颗深水炸弹。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看样子当务之急还得赶紧搬家,不然什么仇家找上门,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钱,我现在需要很多钱!

反正睡不着,便开始在网上找工作,正四处乱逛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私信。

【找工作吗?底薪八千,入职即可预支工资。】

有这么好的事?

我立即回复了,对方也十分热情,并且告诉我是做销售的,只要勤快月入过万很简单,我这个大聪明立马就留下了联系方式准备去面试。

第二天我便按照地址找到了这家公司,公司不大,但是应聘的人还挺多的,很快就轮到我了。

进去之后填了一堆资料,然后又带着我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人事部的经理将一个沉甸甸的背包递给我。

“这些就是要卖的产品,这个是销冠手册,你可以学习下。”

我好奇的打开销冠手册看了下。

1:酒吧、KTV、夜宵摊是最佳销售点。

2:注意个人安全。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这销冠手册还有点厚度呢,但是往后翻全部都是空白,整本就只有这两句话。

根据这两条信息,我脑海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背包里面该不会是什么毒品吧?

但是怎么可能有公司明目张胆的卖那玩意,而且一给一麻袋

怀揣着好奇心我将背包打开,眼前满目玲琅的小玩具让我双瞳瞪大数倍,脸上表情十分复杂。

羞耻、为难、不知所措……

“要预支工资的这边压身份证!”

听到这个声音,我所有的心情瞬间消散,立马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预支了六千块。

“卖完背包里的货,身份证就可以退了。”财务懒洋洋的说着,随后叫我签字。

都已经到这份上了,我也不管了,签字拿钱背着背包离开了公司。

戴上口罩,谁还认识我?

但是在酒吧门口保安却把我拦下了,我这造型一看就不是去泡吧的,于是我只能转战去夜宵摊。

看到那些光着膀子在吹瓶子的大叔我有点胆怯了,厚着脸皮去找了几个在吃烤鱼的小姐姐。

我神秘兮兮的来到她们面前,拉开背包拉链。

“小姐姐有需要吗?买一送一!”

几个小姐姐瞪大眼睛看着我,欲言又止,在一阵沉默当中我默默的将拉链拉上。

口罩下的我脸蛋已经红得不成样子了。

“等一下!”

正当我准备走的时候,其中一个小姐姐叫住我,随后加了我的微信,想要我在微信发一些照片给她,有需要的话会让我邮寄。

虽然没有成交,但是也算是迈开一步了,我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想着可能大家都不好意思,于是便先四处加了一波好友,在夜宵摊逛一圈加了十几个。

顿时我想到了酒吧,那里的美女帅哥多啊,而且都是年轻气盛的人,这不正是我的客户群体吗?

于是我回到家精心打扮一番,化妆穿上小裙子,很顺利的进入酒吧内了,开始挨桌的宣传。

没一会功夫就加了几十个,美滋滋的又换了个酒吧。

忙碌了一个晚上,加了一百多个,回到家双脚都快累瘫了,但是最重要的事情还没做呢。

给产品拍照,正准备群发但是想着已经这么晚了,打扰到别人多不好。

于是我干脆直接发了朋友圈。

文案: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所有产品同城闪送,包邮哦亲!

再配上九宫格照片。

刚发出去,立即就收到了消息发来。

“???”喻文。

“朋友圈发的什么?”喻文。

“你在卖货?”喻文。

糟糕,忘记屏蔽那些备胎了。

算了,都已经到这份上了,还要啥脸面呢,说不定他们还会给我介绍生意呢。

我正准备回复,那个神秘的陌生号码忽然打来了,我吓得一机灵。

该不会又要上门找我麻烦了吧?

想到昨天晚上的情形就有点害怕,于是我赶紧换上衣服,随便收拾了几样东西准备走。

咚咚咚!

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催命般的敲门声传来,我惊吓得连连后退,手忙脚乱的拿起旁边的扫把当做武器。

“开门!”

门外传来声音,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昨天差点把我给抓上车带走的男人!

他到底是谁啊?

那个穿越女到底带着我的身体惹上什么事了?

“乔乔,你再不开门,我要报警了!”门外的男人传来低沉的声音。

什么鬼,该报警的人是我吧?

这倒是提醒我了,趁着他还没闯进来之前,我急忙打电话报警。

“喂,110吗?你们赶紧派人过来,我受到了生命威胁,有人要强行闯进我的房间来!求求你们快点过来!”

报了地址之后,我心急如焚的等待着警察上门。

十来分钟警察就来了,我所有的慌张顿时卸下,这才敢打开门与那男人对峙。

“你们误会了,她是我女朋友,最近一直在闹脾气。”我刚开门便听到了这句话。

我急忙摇头否认:“不是的警察叔叔,我不认识他,我根本不认识他!”

男人不急不慢的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递给警察。

看到警察滑动手机里一张张的亲密合照,而且似乎一张比一张尺度大。

“后面的不宜观看。”男人说着拿回手机熄灭了屏幕。

我!还!没!看!完!

等等,重要的不是这个!

3

警察看向我,似乎在等待我的答复。

“或许……有可能我跟他交往过,但是……我现在跟他真的不熟!”我拼命的摇头。

“那天他在街边就想把我拉上车!”

两名警察看向男人,似乎有些起疑。

我立马添油加醋道:“其实我最近受伤了,导致失忆了,所以我根本不记得得跟他交往过,但是现在看来我觉得他的种种行为可能有家暴倾向,说不定……导致我失忆的伤就是他弄的!”

“失忆?”男人转过头满脸疑惑的看着我,眼神里似乎还有一丝心疼。

我瞪大眼睛指着他,“你别装了!是不是你家暴我弄的啊?要不然我怎么会无缘无故失忆呢!”

“乔乔……”他的声音低沉又柔软,这一声念进心坎里去了。

我本来只是想要警察将他带走,但是没想到因为说扯不清,我们两人都被带去了警察局。

来到警察局后,我这才慌了,警察问我也是支支吾吾,只能用失忆当做借口,而此时我也得知这个男人的名字——黎势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跳竟然莫名的加快,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怎么的,脑海中又闪出了那奇怪的画面。

那段记忆,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的身体与这个男人到底有过怎样的纠葛?

“乔乔,走吧!”黎势的声音传来,听到他声音我吓了一跳。

回过头的时候他正好弯下腰来,“已经解释清楚了,我带你回去吧。”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被他握住,随后他嘴唇靠近我耳边低声道:“难道你想要在警察局待一整晚?”

我不想。

于是起身跟他一块离开了警察局。

刚走出门口,又看到了那辆黑色商务车,我顿时有些后怕。

我停下脚步,有些犹豫。

“真的不认识我了?”黎势忽然问道。

我摇摇头,眼神与他对视,此时看他似乎没那么可怕了,反而还多了一些柔情。

“要不你从头到尾跟我讲一遍?”

“可以,上车吧。”黎势上前拉开车门。

我摇摇头,指着警察局旁边的石阶,“在这讲吧。”

上车我可不敢,还是警察局安全。

黎势微微蹙了下眉头,但还是应允了,于是我跟他就坐在石阶上,听他讲关于我和他的“故事”。

“准确来说,我们刚开始确认关系。”

刚听完黎势这句话,我心中顿时咯噔了下。

刚确认关系?那是多久?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啊。

“你怎么了?”黎势大概看到我震惊的样子,有些疑惑。

“那个……能直接说重点不?”我捏了捏手指头。

“你指的是?”黎势双眼紧盯着我。

我蹙了蹙眉头,指着他的手机,“之前你给警察看照片,好像有很多亲密合照,你不是还说后面不宜观看吗?所以我在想……我们……有没有……”

“有。”没等我说完,黎势便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

顿时我的脸蛋一阵滚烫。

算了,反正都已经到这份上了,我也豁出去了。

“那咱们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我眨巴着眼睛紧盯着他。

我得推算下时间,看看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

“嗯?”黎势显然愣了下,肉眼可见他眼神里的一丝丝慌乱。

“怎么了?这是不能说的吗?”我眼巴巴的盯着他,似乎还多了一丝期待。

黎势蹙了蹙眉头,略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声,“三个月前。”

!!!

三个月前?怎么可能!

“你乱讲!”我蹭的站起来,气急败坏的指着他,脸蛋也唰的一下顿时红了。

从日期上来讲,穿越女占用我身体还不到三个月,三个月之前那还是我自己啊,而且我完全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他在说谎!

“没有乱讲。”黎势眉头蹙得更深了。

“放屁!你有本事拿出证据来!”我此时又羞又恼,连着后退了几步,却没注意到身后的台阶。

脚踩空,还没来得及发出尖叫,身体已经朝后仰下。

完了!

忽然我扬在空中的手被黎势抓住,随着他用力一拽,我整个身体栽到了他怀中。

一股淡淡的松木香传来。

他身上的味道,好熟悉啊……

我抬头,黎势正低下头,忽然的近距离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你说的证据指的是……姿势或者……”

“你别胡说!”我本能反应的伸手一把捂住他的嘴唇,他双唇贴着我的掌心,别样挠心。

我慌张的从他怀中抽离,不知所措的捏着衣角,有些无地自容的从他面前逃离。

回到家中,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怎么可能呢?

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啊,而且他手机里拍的照片好像还如此亲昵,应该交往不 是一天两天了。

“是不是他记错时间了?”我咬着手指头,整张脸都拧成了苦瓜,努力的想要回想,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甚至都忘记了被穿越女占用身体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越想脑袋越凌乱。

解铃还须系铃人!

不管怎样我都得直面这些问题,才能搞清楚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于是我强装镇定的给黎势打去电话。

“喂,是我。”接通电话的瞬间,我手心已经冒汗了。

“怎么了?”黎势的声音冰冷中又带着一丝温柔。

我紧咬着嘴唇,想着豁出去了!

于是鼓起勇气道:“你能不能具体说一下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多具体?”他依旧冷静。

此时我嘴唇都快被我咬破了,终于还是憋出几个字:“从头到尾!”

“大半夜的,你确定?”黎势问道。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你赶紧说吧。”婆婆妈妈。

黎势轻声咳了咳:“那天你喝多了,来我房间里,霸王硬上弓……”

“黎势!”

“我问你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真的要生气了!

“嗯,就是这样认识的。”黎势说道。

“不可能!我怎么会喝多,我滴酒不……”等等!

三个月前,我好像确实有一天喝多了。

4

那天我准备去见聊了半年的网恋对象,之前隔着屏幕聊天,而且常常聊到深夜,什么虎狼之词都说过,但是真的要见面我却怂了。

为了壮胆我在楼下便利店干了瓶啤酒,原本感觉良好,可坐车来到目的地之后就逐渐上头了,只看到好多人影在我面前晃。

我记得我好像吐了。

好像还吐到谁身上了。

之后……发生了什么?

忽然我又想到了那个画面,此时记忆似乎逐渐清晰了起来,那个房间好像是酒店。

“黎势,该不会……是你趁人之危吧!”我愤怒的朝着手机吼道。

“嗯?记起来了?”黎势问道。

我迅速挂掉电话,手用力压着心脏的位置

记起来了,但是没完全记起来。

前往酒店之前发生了什么?还有我的网恋对象LS。

我慌慌张张的打开微信,想要找到LS问,却没想到根本没好友了。

“该死的,全被删了。”我郁闷的呼了一口气。

那只能找黎势问了,我打开通话记录,正准备拨过去的时候,大脑忽然灵光了起来。

“LS,黎势?不会吧!”我手捂着嘴巴,瞳孔瞪大数倍。

难道我的网恋对象就是黎势?

于是我立即复制了他的手机号在微信里添加好友,竟然真的是他!

妈呀,原来我的网恋对象这么帅!

等等!

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

所以我喝多了,和网恋对象见面第一天就去了酒店,而且还怀孕了?

想到这个我的脑袋嗡嗡作响。

这可如何收场啊?

嗡嗡……

正想着的时候,黎势的电话打过来了,看着这个号码我就浑身发怵。

但是既然已经找到孩子他爹了,那还等啥呢。

要钱打胎啊!

我接下电话:“黎势,我怀孕了,给钱打胎!”

电话那头久久的沉默。

我手心在冒汗,眉头紧蹙,鼓足勇气又问道:“怎么着,你还想要赖账不成?”

“不是,在家里吗?我们见面聊。”黎势说道。

“干,干嘛要见面聊啊,电话里不能说吗?”我顿时有点怂,每次站在黎势面前都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而且我觉得他肯定不是寻常人。

那个黑色商务车看起来就怪怪的,感觉里面藏着十几个保镖。

还是不要有过多接触好。

“我只有现金。”黎势说道。

“……”

“什么年代了,谁还用现金。”我忍不住怼他。

黎势沉默了片刻道:“做我这行的,只能用现金。”

哪行?

“要不要?”黎势问道,语气有些冰冷。

“要,你拿过来吧!”当然得要,现在因为没钱我可是寸步难行。

刚放下手机,又是一阵孕吐。

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我洗了把脸回到沙发上坐着,低头抚摸着小腹。

突然有点舍不得了怎么回事?

这母爱之心泛滥了。

但也没有办法了,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很快黎势来了,他带着一个黑色皮箱出现在门口,让我想到了电影里的某种交易画面。

我猜想他的职业可能有点惹不起,但是看着皮箱打开那一打打粉色的钞票,我微微有些震惊。

“打胎不用这么多的……”我嘀咕着,双眼却舍不得从那些钞票上离开,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

忽然黎势一把按住我抓住钞票的手:“生下来,这里是营养费。”

“你疯了?我们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我生气的想要挣脱,却感觉他的大手掌压着我如同大象压制蚂蚁般,根本无法挣脱。

“我们网恋了半年。”黎势说道。

“那算哪门子感情啊。”我又用力扯了下,他依旧无动于衷。

“那我们从今天开始培养感情。”黎势说着紧紧握住我的手。

我拼命的掰开他的手,拧着眉头瞪着他:“我不要!”

“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依旧对我没感觉,那么我就成全你。”黎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诚恳。

我差点就心动了。

但是想想还是摇摇头。

“一天一万。”

“成交。”

靠,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买卖啊!

黎势从黑色皮箱里拿出来一叠钱交到我手里,“这是今天的。”

我瞳孔微微放大,忍不住闻了下钞票的芳香,这迷人的味道真令人沉醉。

“搬进来吧!”黎势冲着门外喊道。

我愣住了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已经被推开,一个穿着黑衬衣的男子出现在门外,手里还拿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

这什么情况?

怎么感觉好像上当了?

“你这是干嘛?”我抓住黎势的胳膊质问。

“培养感情最快的方式是同居,这是你之前说的,忘了?”黎势反问。

???

以前网恋的时候,什么S话没讲过啊,那不是隔着屏幕口不择言么,这家伙怎么还记住了。

“我这房子马上要到期了,我没钱续租,所以你不能住在这里。”我解释道。

黎势没吭声,从皮箱里拿出两叠钞票,“够了吗?”

尽管我内心抗拒,但是双手不停控制的牢牢接住了,感动的泪水差点从嘴角流了下来。

今晚上,黎势睡在沙发上,翻来覆去。

而我晚上我枕着钞票入睡,格外香甜。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沙发上空空如也,我急忙翻看枕头下的钞票,全部都还在,顿时按下心来。

急忙出去存到了卡上,买了一顿豪华早餐享受了一番,打着饱嗝回去的时候看到了黎势,他拎着保温餐盒孤零零的站在门口,眼神略有些幽怨。

原来早上没见人是去买早餐去了。

此时的气氛略有些尴尬,我将备用钥匙递给他之后,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

一个人也没地方去,到处瞎溜达,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医院门口。

之前想着有钱了就去打掉的,可现在也不能打了,毕竟拿人手软。

“该死的,所以根本不是穿越女乱搞让我怀孕的,而是我自己?”

顿时有些心虚了起来。

这些天骂错穿越女了?

但是那些个暧昧男又是怎么回事嘛?

“乔乔,你在这里干嘛?”正想着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衬衣带着眼镜的男人走到我面前,伸手亲昵的抚摸着我的脑袋。

“你谁啊?”我恐惧的甩开他的手,眼神里充满了惊慌。

“不是吧,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三个月前我们去露营,一起混帐来着,记得了吗?”男人说道。

三个月前露营?

还混帐?

那这孩子该不会……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8power.com/13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