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综艺季》,一次关于综艺未来的实验式“探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无聊”已经成为了内娱播出综艺的常见标签。

 

老牌综艺IP发力疲软,后续口碑难以维系,不少新推出的综艺在形式上缺乏新意,在内容上则同质化严重,无法满足观众的期待,播出后“哑火”的情况频频发生。

 

综艺应该到底应该怎么做?又可以怎么做?相信这些是处于文娱业寒冬期的综艺创制者都在思考的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抖音图寻找新的解决方式,于此关键节点为行业和市场注入新活力。

 

以此为初衷,《百川综艺季》应运而生。

 

在几天前的看片会上,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与《百川综艺季》子节目的总导演们围绕“技术”“创新”和“人文”展开了讨论。与想象中野心勃勃的“打造爆款大行动”不同,《百川综艺季》更像是一场大型的“理想主义实验”,一群综艺创制者,正在跟随着观众的脚步探险。

《百川综艺季》,一次关于综艺未来的实验式“探索”

 

1.用技术之眼重新“看见”

 

如果要说《百川综艺季》和其他综艺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大概是它在制作时利用了抖音自带的流量池和算法逻辑,在这种大数据技术的支持下,综艺制作的视野和模式都产生了明显的变化。

 

首先,这种算法让综艺制作方“看见”了更多的观众。在采用大数据抓取到更丰富的用户画像之前,大多数综艺创制人是根据互联网“声量”和既有经验来确定受众群体的,他们认为综艺节目的大部分受众是一二线城市里的年轻人,甚至会单一明确到“年轻女性”。而数据给出的答案却不是这样,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表示:“期待娱乐内容的三四五线的用户非常多,但他们很少被看到,不过在抖音的数据库里,他们被看见了。”

 

其次,抖音的数据测评和流量推荐机制也改变了团队对项目的评测标准,不再是业内人士利用经验自行评估,而是把观众的反馈推到一位。“我们找了20余个团队来做他们想做的综艺,先做一小部分,然后将20分钟的样片投到抖音上,选出数据表现最好的前六名,接着前六名的综艺每个再拍两集,再投放。”宋秉华补充:“不仅仅是对观众负责,如果这个模式一旦成功,那么它将会让综艺内容有更准确的命中率,成品的综艺效果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脆弱。”可见这种数据筛选的综艺模式并不是在内卷,其实是在为行业寻找新出路。

《百川综艺季》,一次关于综艺未来的实验式“探索”

 

在表述机制的过程中,宋秉华也提到了“颠覆”二字,因为制作方在最初人为评估综艺数据结果时,曾有特别不看好的项目题材,“以为有可能是倒数几名,没想到从反馈的数据上来看它冲到了前三名,看到这个颠覆的结果特别兴奋,这说明用户的客观评价有时强于内容人的主观决策。”

 

2.“冷冰冰”的理想主义

 

对于综艺项目而言,摆脱内容去谈技术显然没有意义,技术只是提供了服务,《百川综艺季》的核心亮点依旧是“内容创新”。

  

按抖音目前拥有的实力来看,想“复刻”爆款,或推出一档可以赚钱的综艺并非难事,但抖音综艺明显志不在此。“中国是时候必须要有自己的原创综艺了”大概是抖音综艺在内容布局上的“题眼”。虽然项目筛选的机制十分科学“冰冷”,但在内容创作层面,《百川综艺季》非常理想主义。

  

“请来的导演都骂我矫情”宋秉华说完这句话,场上的导演和场下的媒体人都笑了。可能国内综艺人很少体会到一个突如其来的“真空式”的创作环境,只要主题是“真善美,合家欢”的,那么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东西。“当导演组和我们有分歧的时候,我们最终一定会选择尊重导演组。”因此,在价值观没问题的大前提下,从大数据里脱颖而出的6个综艺项目都能获得最大限度的自由来制作自己的前两期内容,不被设限,不被控制,这就是《百川综艺季》项目名字的来源“海纳百川”。可以说这几乎是一次像实验般的豪赌,宋秉华不给导演什么内容上的具体的意见,有时候还会回答“不知道”,“承认我们不知道做什么,让内容创作者发挥,或许做出来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百川综艺季》,一次关于综艺未来的实验式“探索”

对于创作者而言,这也是一次让创造回归创造本身的经验,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综艺最终能不能“留得全身”,但两期不用思考外力因素的沉浸式创造已经弥足珍贵。尽管数据机制略显无情,但它也是极其理性客观的。

 

橘子在记者提问环节问了总负责人宋秉华一个问题:“被大数据淘汰的人没有不服气吗?”宋秉华笑答:“通知的时候很需要情商。”而一旁《百川文明诀》的总导演关正文接过了话筒:“也没什么不服气的,我们在场的6位导演还要淘汰,但是数据很真实,愿赌服输。”

 

3.赛博时代的人文关怀

  

当我们在谈论综艺的“人文关怀”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百川综艺季》并没有明确打出“人文”这张牌,但无论是在技术层还是在内容层都展示出了对“人”的关注。

  

看片会展示了6档综艺的样片,其中《百川老朋友》这档综艺在屏幕上播放时,黑暗里传来一片媒体记者擤鼻涕的声音,节目没有刻意煽情,可不少人都哭了。这档节目正是现下综艺市场完全缺失的类型“中老年社交”,比起普通的电视台相亲,“中老年社交”展示出来的内容更温情深刻。综艺的导演之一周君说这是“一档拿着PPT去给制作人看绝对会被砍的项目”,可就这么做出来了,为什么?“正是因为它看见了那些曾经的综艺不屑于去关注的人群,且事实证明,他们并非无人在意。”

  

甚至连宋秉华也对《百川老朋友》的数据结果非常吃惊,本以为这是一档没人愿意去看的东西,却引起了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的关注。技术捕捉到了年轻人的关注数据,这也让导演组们在后期对节目进行了一些内容上的调整——不仅仅聚焦于老年人的情感生活,也把子女引入到老年人的感情生活中,从特别的角度观察中式代际关系。

《百川综艺季》,一次关于综艺未来的实验式“探索”

 

 “能打动人的永远是最真的情感。”

另一档由灿星制作团队操刀音综《百川乐时空》也能让人发出这种感慨。和曾经他们做出的《中国好声音》《中国达人秀》等爆款有所不同,这档综艺是以“双向代际实验观察”为主题,让金曲歌手和千禧一代面对面碰撞,记录隔代素人听到歌曲后的真实反应,最后揭晓歌手身份,告知素人真相。“当我在热搜榜上看见有人说孙燕姿是冷门歌手的时候真的非常震惊,”总导演吴群达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不少人认为现在音乐排行榜上的歌都不能让人满意。”“经历了上海的居家隔离,我们整个团队都在想,能不能做出一些更动人,更抚慰人心的东西。”

 

吴群达还表示,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也是节目的灵感来源之一,“在焦虑感和独孤感不断蔓延的现代社会,老歌是很能给人抚慰的,我们让这些年轻人并不熟悉的经典歌手用一种近似荒诞的方式在他们面前演唱,最终是为了连接起几代人的情感。”

《百川综艺季》,一次关于综艺未来的实验式“探索”

 

除了《百川老朋友》《百川乐时空》外,《百川综艺季》还有另外四部综艺作品:由《这!就是街舞》团队制作,陆伟为总导演的沉浸式游戏解压综艺《百川可逗镇》;由《偶像练习生》团队制作,陈刚为总导演的大型高校团体比拼类音乐综艺《百川高校声》;由《火星情报局》导演胡明和《武林外传》导演尚敬联合执导的音乐喜剧《百川狂想曲》;以及将于今天开播的创新型故事综艺《百川文明诀》,总导演关正文曾创作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和《见字如面》。其中,《百川文明诀》的导演关正文说自己是被宋秉华“骗来的”,但最终还是享受着整个“说文解字”和在游戏环节上不断寻求突破的过程,“播放样片的时候我听到大家一直在笑,听到这个笑声,我就觉得很满足”。

《百川综艺季》,一次关于综艺未来的实验式“探索”

 

来样片会之前,本以为在大数据指导下进行的综艺项目会充满着对观众“痛点”“痒点”“爽点”的打击,可实际上并没有。6个项目各有特色,共同之处都是“少了匠气,多了匠心”,用数据了解观众,最终落实到内容上时,是把观众当成了活生生的人。

“我们是想要回归做综艺的本心,从关注模式到关注技术,再到关注人心。发掘人性是最重要的。”

 

综合来看,《百川综艺季》给人总体的感觉其实是“亲切”和“踏实”,抖音综艺负责人也并没有什么“必出爆款”的野心,相反很客观冷静,“爆款是个相对量,我们预估《百川》大概会出0-2个爆款,0个的概率是最大的。这不是悲观,是统计学概率告诉我们的客观事实。如果我们继续沿用过去的传统模式,也就是传统的由人凭经验决策的这种模式,出现爆款的概率会更低。所以说这就是所谓的爆款相应的方法论。”归根结底,还是一场“我们要不然做点什么”的理想主义实验,不知道光芒是强是弱,但点燃之后,多多少少会为整个行业带来些许光亮。

 

“这个行业没这么忙了,这个时间节点上,总要有人做一些对这个行业根本好的东西。”

最后一句

“甚至不是抖音的选择,而是整个行业的选择。”——宋秉华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8power.com/12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