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学好姐姐黑料,抖音学好姐姐黑料是真的吗?

流量,变现,让不少人动心。

在金华浦江开瓷砖店的张大姐怎么也没想到,44岁的妹妹也有一个流量变现的梦想。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妹妹一个人到杭州来闯荡,贷款了15万学习短视频制作和带货。

可是学习了不满三个月,妹妹乳腺癌复发,撒手人寰,留下了没有劳动能力的的丈夫和三个孩子。

张大姐求助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帮,妹妹剩下的学费还能要回来吗?

癌症晚期的妹妹,

瞒着姐姐来杭州学短视频制作

记者联系上张大姐的时候,她反复感叹:“我这个傻妹妹哦。”

张大姐说,妹妹一家条件不好。妹妹在一家公司做销售,妹夫身体不好,一直没有工作。大女儿18岁,不读书了在打工,还有一对9岁的龙凤胎

2019年,妹妹查出来乳腺癌晚期,治疗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

张大姐对妹妹一家很照顾,妹妹有什么事都会找姐姐。

但这一次妹妹去杭州学短视频制作的事情却没有提前告诉姐姐。

去年下半年,妹妹一个人去了杭州。“她到了杭州才跟我说,她进了一家公司,学习拍抖音什么的,赚的都是现金,比在原来的公司好。拉一个学员进来,她就能抽佣金。她说了一大通,我稀里糊涂也听了一大通。”张大姐说,妹妹还发来自己拍的视频,视频里妹妹穿着套装,化着妆,还拟定了一个人设——抗癌妈妈的逆袭。

平时忙着生意的张大姐并不懂这些,她关心妹妹的身体,担心妹妹一个人在杭州生活不好,还缺钱。

妹妹说,自己一切都好。

去年11月,妹妹回了一趟浦江,身体状况还行。12月,张大姐接到妹妹的微信消息,说癌症复发,需要钱治病。“当时,她已经开始出现严重的肝腹水。”

今年1月29日,妹妹在家中过世。

学了不到三个月人没了,

剩下的学费公司却说已经履行完了

沉浸在悲痛中的一家人,怎么也没想到,接踵而至的还有妹妹生前的一笔账。

当张大姐看到一纸合同时,气得说不出话。

“妹妹在杭州时,和杭州牛人传媒文化有限公司签了合同。这是一份运营导师服务协议,妹妹作为乙方,交15万元的学费,就可以学习新媒体运营超级大V相关课程,为期一年。”张大姐说,妹妹临终前曾说过,妹夫有一份保险,她抵押了这份保险,贷款了15万才交的学费。

现在这笔钱,就成了一笔债。

“就我妹夫和三个孩子现在的状况,这笔钱叫他们怎么还?”张大姐想想,既然人没了,一年学习期妹妹也只学了3个月,是不是可以把剩下的学费要回来。

可是,这跟她想象的不一样。

“我们是这么算的,15万元一年,按照时间来算,从去年10月14日签订合同开始,我妹妹一共在这家公司不足三个月,满打满算好了,对方公司应该退还10万九千元。”

可是公司方却表示,计算方法不是这样的,要按照已经学习的课程来算。“对方发来了一份简单的列表,上面写着‘已服务项目’,包括了98000元的‘21天带货王课程’、9800元的‘形象总裁棚拍照’、39800元的‘短视频拍摄10条’,三项总计147600元。”

抖音学好姐姐黑料,抖音学好姐姐黑料是真的吗?

不仅如此,公司方提出,张大姐的妹妹没有履行合约内容,还涉及到了违约金。

“公司的法务说,考虑到我妹妹已经过世,出于人道主义关怀,可以退3万元。我妹妹具体上了哪些课程,现在也核实不了。”张大姐并不认同公司的说法:“我觉得这些课程费用高得离谱,合同里公司也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我妹妹真是太傻了,这种合约怎么会去签?”

公司说法:她选的是最贵的那一档,

她说“想要一个闪耀的舞台,绽放一次”

3月28日,小时新闻记者来到位于九华路上的一个园区,杭州牛人传媒文化服务有限公司就在其中一栋楼。

抖音学好姐姐黑料,抖音学好姐姐黑料是真的吗?抖音学好姐姐黑料,抖音学好姐姐黑料是真的吗?

记者见到了公司法人黎志强。

他介绍,公司的业务蛮多,主要签约主播带货,主播的孵化也是其中一部分。

他虽然没有直接和这个当事人见过面,但是前后缘由他都是了解的。“首先对于她的过世,我们也是很悲痛的。不管怎么样,是我们的学员,虽然不是在我们公司发生的,但是起码是我们公司里的人。”

黎志强说,张大姐的妹妹是被朋友带进这一行的。她患癌症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但是她表现出来的挺积极向上的。

“她学习的课程,是公司培训里的最高一级,所以价格很高。不仅要学21天带货王课程,还要学习招募学员,拿佣金那种,属于一个主播经纪人大V全案导师的一个课程。我们公司便宜的课程也有,3天培训899元,7天短视频拍摄培训5980元,21天培训98000元。”

黎志强说,有同事也劝过张大姐的妹妹,不要这么拼,而且花钱也多,“但当时她说,想要一个闪耀的舞台,绽放一次”。

现在人过世了,他也了解家属的心情。

黎志强给出两个方案。方案一,如果张大姐妹妹的女儿有入行的想法,公司不再收取任何费用,带团队帮她打造成主播。方案二,根据合同,公司不需要退款,但是出于人道主义,财务和法务共同给了一个特殊处理,予以3万元的慰问。

至于家属的诉求,黎志强是这样解释的。“直播培训,前期的投入是大量。因为很多人入行,都是从‘小白’开始的,我们的老师要手把手地教,包括直播带货的框架、认知、逻辑,包括如何介绍产品,如何上架等等,这里面都是有‘套路’的。可以说,现在贵的就是人力成本。”所以,在他看来,张大姐妹妹的21天课程都有签到,就已经享受到了服务。“一年是售后服务,哪里不懂的,后期可以点对点指导。”

所以他表示,双方可以协商,公司也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做出最大的让步。

家属实在不满意的话,可以走司法途径。

去年到现在已经收了2万多名学员

“三天内没参加课程的可以退款”

在做直播领域之前,黎志强从事金融行业。

他看中了直播带货的红利,所以2020年试水,在杭州和广州都建立了公司,有了培训基地。广州的场地有35000平方米,杭州的15000平方米,年租金在500万左右。

“这一行真的很辛苦,而且需要不断学习。”黎志强打开一个直播间,是抖音平台带货榜单日的第一名,“虽然我自己不做直播,但是我也在学习,学习他们的话术。”

抖音学好姐姐黑料,抖音学好姐姐黑料是真的吗?

上午10点,公司就有人在直播

做主播,门槛很低,但并不代表着没有门槛。

黎志强说,会说话的人不一定是个好主播,但是主播一定要能说。“除了能说会道,还要愿意进入这一行,愿意花时间,最主要的是,人要有自信。而且要能吃苦,如果没有做好吃苦和坚持的心理准备,那就不要随意入行。”

从去年开始做培训,黎志强的两个公司前前后后收了20000个学员,大部分的学费都是选择了899元那一档,只有5%选择了15万那一档,“好多人学完了课程都卖货去了”。

“我们一直在强调,需要时间,需要坚持。”黎志强说,也会有学员找来,想要退钱。“但是该上的课都上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呀。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那当然是赚不了什么钱的。实际情况和想象的有落差,就来找我们。公司是没有退款之说的。除非刚交款,没有参加任何服务,三天之内是可以退的。我们公司里有一名学员,已经50岁了,坚持每天带货,现在一天的销售量能有二三十万。”

公司的回应,记者也转给了张大姐。

张大姐表示,她已经约了律师,打算从浦江来杭州和公司面谈,如果公司坚持这样,她可能会选择走法律途径。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杨茜)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8power.com/12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