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有个医生很火叫什么名字男生,抖音有个医生很火叫什么名字男孩?

救命!我去妇科挂专家号,谁知专家是男的,长得又狼又欲

做检查之前,为了避免社死,我特意挂了一个听起来就很女生的妇科专家号——刘怡。结果……刘怡是男的?然后,大龄母胎solo的我,被医生弟弟……

我必须要去妇科做检查了,因为我经期又延迟了。

我特意挂了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女生的专家号,叫刘怡。

刘怡女医生貌似还挺火,我排在第35号。

就诊那天,我坐在候诊区,一会儿刷刷抖音,一会儿抬头留意下就诊的进度。

然后,一个诡异的现象就发生了。

为毛从就诊室出来的女人,无论老少都这么满面春风?

这女医生医术高超呀!我是这么想的。

上午11点。

总算到我了,我把手机放进包包里,抬脚朝301诊室走。

打开门,视线恰好和穿着白大褂,卓然坐着的刘怡医生来了个直勾勾的眼神对视。

我默默咽了咽口水,当场就想直接关门走人,并送上一句:打扰了。

卧槽!

是男的!

那个名叫刘怡的医生居然是个男的,而且还是个超帅的男医生。

他带了个金色边框眼镜,TM的比我弟魏清都还帅!

我要死了。

素颜不说,只要一想到我等会儿就要当着这位帅医生的面,亲口承认我30岁高龄,还是母胎SOLO。

我真的感觉我要社死了。

我愣在门口,冰冷的手搭在门把上,心都凉了一大半。

帅哥医生见我迟迟没有进来,皱着眉头,率先打破寂静,顶着一张绝帅的脸,问我:“叫魏欢?”

“哦,我是。”

我感觉我灵魂都飘走了。

“不进来看病?”

“要看的。”

我是想立马扛着绿皮火车连夜跑路的,可又舍不得那23块钱的挂号费。

谁叫我那么穷呢。

唉……

我双腿就跟灌了铅似的,顶着帅医生灼人的目光,硬着头皮,慢慢挪到了位置上,坐下。

估计是我走路太过于缓慢,帅医生才挑眉这么问我:“是腿受了伤?我这可是妇科。”

我???

这医生还挺会开玩笑。

我笑得贼尴尬,脸都涨红了:“不是,刘医生,我是月经不调,已经超过10多天没来了。”

被他这么盯着,我心脏都要跳没了。

我知道他下一秒就要问我什么,我立马老实交代,“那……那什么,刘医生,我没结婚,没耍男朋友,最近也没有X生活,更没有吃避孕药。”

帅医生望着我,凤眸深邃:“对流程还挺熟?”

我?

抖音有个医生很火叫什么名字男生,抖音有个医生很火叫什么名字男孩?

赶紧把我埋了吧,就现在。

他手很好看,指推了推眼镜。

低着头,继续键盘打字,没有看到我的花痴样儿,“既然这样,那先去查下六项性激素和腹部B超再说。”

帅医生看了一眼电脑屏幕显示的年龄30,正准备开单子。

我突然想到,有没有性生活,检查B超方式也是不一样的。

我脑子一炸,尴尬到扣地板,弱弱地补充道:“刘……刘医生,我也从来没有过性生活。”

帅医生低头浅笑,麻利地将阴式B超改为腹式超声,随后,抬起清淡的眸子看我,“所以是母胎solo?”

处=母胎solo?

这推理能力,我服。

不过,他推测的是真的。

我怀疑他在笑话我,但是我没有证据。

我被公开处刑了,还是在一个帅哥面前。

我好想哭。

还好,宇宙之大,我不会再遇见他了,这么一想,我心里放松不少。

周末,我照常睡到日上三竿,迷糊中听到我弟在和谁聊天,还聊得贼开心,不是爸妈。

我穿着睡衣,顶着一头乱发,估计眼屎都还挂在眼睛里,走到客厅,“魏清,你在和谁说话呢?”

两个男人一起侧头看向我。

当时我就瞳孔震惊了。

擦!

穿着白T袖的那小子……

不是那天看病的帅哥医生吗?

怎么会?

我赶紧转过脸去,避免社死。

我弟的声音从我头盖骨的上方飘来,“姐,你走什么呀?互相认识一下,这是我好哥们刘怡,留学时我两住一个寝室。”

不亏是我的亲亲弟弟,啥时候这么有礼貌了。

我只能停住脚步。

心里活动超多,医生那么忙,他还能认出我?

我就不信他是火眼金睛。

我咧着笑,转身,坐到了我弟旁边,贼淡定,状若无物道:“你同学来了,怎么也不叫我呀?你好,我是…….”

“魏欢姐姐,你好。”

他笑得肆意,那明媚的眸子能勾人,和那天穿着白大褂高冷禁欲风完全不同。

魏欢姐姐……

我刚刚应该没说我的名字吧。

我心咯噔一下。

我弟比我还疑惑,笑着问:“刘怡,你怎么认识我姐的?”

“你姐之前挂过我的号。”

抖音有个医生很火叫什么名字男生,抖音有个医生很火叫什么名字男孩?

他回答我弟的问题,眼睛却是看着我,我顿时头皮发麻。

完犊子。

他真记得我!

我那冤种弟弟估计是嫌我死的不够彻底,还在那给我盖土:“哦,这样,这就是我姐,是不是很漂亮,我姐可多人追了,情场高手。”

“情场高”手四个字,直接把我当场抬走。

哦,对了,我在我家人面前,一直塑立的都是情场高手的人设。

毕竟我这么漂亮,要是让他们知道,我活了30年,都没交过男朋友,我妈不急得跳楼。

只是万万没想到,我弟居然这么八卦……

我现在已经不会摆表情了,真的。

帅哥医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尾音微微上扬,“哦,是吗?”

我,本人,尾椎骨全麻

我看他嘴巴一张一合,感觉就要出卖我了,我脑子一空,就跑过去伸手捂住他的嘴。

“姐姐干嘛?”

他笑着就来扒拉我的手,嘴角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唐突了,唐突了。

这时,我妈突然出来,提醒我别忘了今天的相亲。

我差点忘记这件事。

“相亲?”

这话是刘怡说的,我看着他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他那是什么表情,我有点不爽,怎么,母胎solo,就不能相亲吗?

我瞪了他一眼,没吭声,转身回了卧室,耳边又断断续续听到我妈在对他说话。

关上门,换衣服,化了个美美的妆,出来时,看见他还坐在沙发上,睨着眼睛看我,我没理他,有些恼,和我妈招呼了一声,直挺挺的走了出去,莫名感到后背一凉。

坐在出租车里,我忧心忡忡,害怕那医生揭穿我,我觉得我应该找我弟要一个他的联系方式,串一下口供。

“魏清,把你同学的微信推给我。”

很快,他就回了我一句。

“怎么,你想泡我兄弟?”

我难得和他哔哔,就只简短解释了一下,有些病情需要咨询下刘医生,我弟就利索地把他微信推给我了。

我立马申请好友,添加了他。

呵,他竟然秒通过。

我斟酌再三,发了条微信过去。

“哈罗,刘医生,我是魏欢,添加您微信,是有件事情想要和您确认一下,您应该不会和我弟说关于我的事情吧?”

手机端,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可,一直到下车,他也没发来消息。

抖音有个医生很火叫什么名字男生,抖音有个医生很火叫什么名字男孩?

我去,不会已经说了吧?

我心里有些没底了。

算了,相完亲再说。

我把他的微信备注改为妇科刘医生。

到了蓉餐厅,我给相亲对象打了个电话。

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也没交换过照片,反正都在同城,长辈们就说直接见面聊。

我看着一个正在接电话的秃头矮胖子挥着手,朝我走过来。

我心都凉了。

果然……

我妈对于我的要求,已经降到只要是个男的就行了。

我兴趣缺缺地挥手,“我看到你了。”

那端的声音却染着笑意,“我在你身后,你怎么看到我的?”

“身后?”

我转过身,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站在我面前。

哇,我妈总算靠谱一回了。

相亲男叫林浩,比我大3岁,重庆大学毕业,现在在一家500强企业做研发部经理。

他领着我进了餐厅,还绅士的帮我拉凳子。

嗯,小细节,很加分。

他笑得很阳光,“听阿姨说,你很喜欢这家餐厅,所以我定了这家,你平时都喜欢吃什么呀,我也想尝尝这边的招牌菜。”

还挺下功夫,既然还提前了解了我的喜好。

再加上颜值加持,作为颜值控的我对他多了一些好感。

在确认他也能吃辣后,我乐滋滋地点了几个这边的招牌菜,麻婆豆腐,爆炒龙虾这些。

我发现他这个人,性格也挺好,很会活跃气氛。

虽说还谈不上喜欢,但是也不排斥进一步接触。

菜正陆续上了一半,我两聊得正欢,坐在我对面讪讪而谈的林浩,突然直愣愣地看向我身后,哑言了。

“怎么了?”

我有些疑惑,回过头去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刘怡黑着一张俊脸站在我身后,淡漠高冷。

他怎么来了?

林浩凝眉:“你们认识?”

“哦……”

我有些尴尬,话还没说完,刘怡就拉起我的手,格外暧昧,抢先回答了。

“嗯,我是他的前男友。"……

精彩故事————-U————C————浏————-览————-器———-搜———–索———“超帅的男医生”—-看全文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8power.com/12299.html